伟德国际 > 历史小说 > 春山夜带刀 > 第49章 小声抱怨

春山夜带刀 第49章 小声抱怨(1/3)

  第四十九章小声抱怨

  这不是一个轻触即分的吻。微张的唇缝被彻底挑开, 一点一点,一下一下,缱绻着勾弄。

  将一丝若有似无的气息渡过去,阮霰垂下眼, 鸦黑长睫掩住眸底光芒, 但原箫寒轻轻撩起眼皮,便看见那细碎的一剪月辉正轻微闪烁。

  他闻见了一股茶香,苦涩中略有甘甜的茶香,冲泡在澄澈月色之下, 随着袅袅轻烟散开。

  霰霰。

  原箫寒在心中轻唤一声,随后稍微调整姿势,仰起头,在闯入自己唇舌间的那条舌尖上不轻不重咬了一口。

  阮霰蹙起眉, 下意识便要往后退。但这样的反应在原箫寒意料之中, 他出手比阮霰更快,瞬间擒住他的腰,并带着他坐到自己腿上。

  “霰霰”原箫寒呢喃出声, 温柔得发腻。

  那只捏在原箫寒下颌上的手被拿开, 握在手中轻柔揉捏。

  “喂。”阮霰低喊一声, 应是在警告。

  “嗯”原箫寒鼻尖抵着他的鼻尖, 轻声回应。

  逃已经逃不开了,原箫寒早丢了一张符纸出去, 将阮霰困在方寸之间, 阿七和旁的东西都被隔绝在结界外。

  阮霰由一个入侵者变为了被动承受之人, 短暂的分离喘息过后,又被原箫寒吻住。这人还一遍一遍呢喃他的名字。

  “霰霰。”

  “霰霰。”

  “霰霰。”

  这样的轻唤与方才的梦境重叠,阮霰才从幻阵中被带出来,神魂的损伤尚未完全修复,他又把体内属于寒露天刀鞘的神力渡过去为原箫寒疗伤,一时间虚弱无比。

  阮霰有些恍惚,分不清梦与现实的区别。梦里是温暖的,现实也是温暖的。

  他无意识睁开眼,眼睫轻颤着,狭长眼尾沾染了些许水光。原箫寒凑过去,将那些湿润吻掉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或许是片刻,或许时间已流逝长长一段,原箫寒感觉心口往下三寸处的伤口有些发痒这是愈合的征兆。

  元力被锁,伤口本不应愈合得如此快,如今却在短短时间内好全了。原箫寒眯了下眼,想起最初阮霰吻过来时,似乎渡了些气息,不过那时的他震惊又欣喜,并未在意。

  原箫寒抱紧阮霰,在他唇上轻啄一口,不解问“霰霰,岚光岛不能使用元力,你方才渡来的是什么”

  这话将阮霰的思绪从半梦半醒间扯回来,他眨了下眼,看清身前的人后,往后仰了仰头,拉开一些距离,淡声道“你为的不就是这个”

  “嗯”原箫寒挑眉。

  “是你说的,要我为你进行治疗。”阮霰的眉心蹙了下,继而舒展开,定定望着原箫寒说道。

  原箫寒回望阮霰,“我以为是精神上的。”

  阮霰的眉心又蹙起。

  沉默在此间蔓延,四野皆暗,唯独近旁的一颗鲛人泪散发出光芒,照亮自己,与近在咫尺的人。那点光折射进原箫寒眼底,揉碎流转成一片无声的河。阮霰注视着,语气古怪地发问“你真的不知道”

  “我该知道什么”原箫寒反问他。

  “那么你也不知晓我能拔出寒露天的原因了”阮霰偏了下头,微乱的银发从肩头滑落,在深海之中飘得散散漫漫。

  “圣书只说你能拔刀,却没说为何。”原箫寒如实说道。他看着阮霰的那绺发,有些想伸手抓住,但终究是忍住了,片刻后又问“你能告诉我吗”

  “不能。”阮霰拒绝得毫不犹豫。

  “哦。”原箫寒失落地垂下脑袋,看上去有点可怜。

  他内心复杂至极,这时候,忽然想起当日在龙津岛,路西归说过阮霰拥有复活之力。两相联系,原箫寒抬头,迟疑着开口“你阮家紧追不放,为的便是这个”

  阮霰垂眸不言,站起身,打算揭掉那张符纸,被原箫寒一把抓住。

  刹那间,原箫寒意识到一个问题。他仰头凝视阮霰时,面色微变,流淌在眼底的光流露出些许危险味道“话说回来,你是出于无意中伤了我,才应我-->>

网站地图